生态环境部通报:鄂州葛店开发区敷衍整改,安庆江

2019-11-03 作者:能源节能   |   浏览(127)

图片 1

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于2018年10月30日进驻湖北省,对第一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情况开展“回头看”。进驻当天,督察组就接到多起关于鄂州葛店经济技术开发区臭气扰民问题的群众投诉。督察组随即开展暗查暗访,并于11月2日不打招呼、直奔现场,对葛店经济技术开发区进行了突击检查,发现多家医药、化工企业环境管理粗放,臭气污染严重,敷衍整改问题突出。

一、基本情况

鄂州葛店经济技术开发区是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园区现有24家医药、化工企业,由于园区规划不合理,功能分区无序,工业区和居民区交织混杂,加之企业管理不到位,污染排放问题突出,导致群众投诉集中。早在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期间,群众投诉就达28次,约占鄂州市投诉总量的1/3,督察组按程序将有关投诉转交湖北省并由葛店开发区管委会负责办理。随后,葛店开发区管委会组织有关部门对相关企业进行了现场检查,要求企业完善废气收集处理装置,加强环境管理,整改完成后未经验收,不得恢复生产。

本次“回头看”进驻期间,湖北省提供给督察组的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期间信访投诉案件清理排查情况显示,葛店开发区企业污染投诉问题均已办结。但据督察组了解,问题并未解决,自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以来,当地群众又陆续向湖北省、鄂州市、葛店开发区三级环保部门举报该区域恶臭扰民问题337次,群众反映特别强烈。

葛店开发区企业与居民区、小学混杂一起

二、存在问题

督察组现场对葛店开发区湖北恒鑫化工有限公司、湖北浩信药业有限公司、华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湖北葛店人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等4家医药、化工企业进行了突击检查,发现4家企业敷衍整改,治污设施乱象纷呈,恶臭问题依然突出。

恒鑫化工督察整改敷衍了事。督察发现,湖北恒鑫化工有限公司臭气污染严重,未按有关要求落实整改,工作应付了事。3#茂金属化合物生产车间、5#给电子体生产车间精馏釜、反应釜臭气收集系统简陋,密闭罩四处漏风,难以形成负压,收集效果差。3#茂金属化合物生产车间顶楼分装工序及重新包装加热炉是恶臭气体重点产生环节,却没有配套任何废气治理设施,废气直排,气味呛鼻。污水处理站也是臭味产生的重点区域之一,但企业为节约成本,敷衍应对、表面整改,在调节池、生化池仅采用凹凸不平的薄铁皮简易密封,密封性差,臭气散发明显。

恒鑫化工反应釜集气罩严重破损

恒鑫化工加热炉废气直排

浩信药业废气污染治理仅“上白班”。湖北浩信药业有限公司采用大量挥发性有机物为原料,其污水处理站是恶臭产生的主要区域,与居民区、三王小学仅一路之隔。该企业2015年新建一套碱液吸收+活性炭的吸收塔尾气处理设施。但督察发现,设施运维人员每天早上8点到岗,下午17点下班,废气处理设施仅“上白班”,夜间设施停运。污水处理站夜间间歇曝气期间,恶臭特别明显,以致周边群众常反映企业夜间偷排“毒气”。督察还发现,该企业污水处理站废气处理设施自2015年投运以来,活性炭直到今年9月才进行首次更换,除臭效果难以保障。

浩信药业废气治理设施只“上白班”

华烁科技治污设施疏于管理。华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被投诉后,虽然对两个生产车间废气治理设施进行了完善,但污水处理站作为臭味重要产生区域却长期疏于管理,臭气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治理。污水处理站生化系统密闭罩老化破损严重,现场督察时好氧池正在曝气,但废气治理系统并未开启,好氧池臭气收集引风管道脱落断开,治污设施形同虚设。此外,2018年9月该企业又新建一套高浓度废水电解处理设施,仅搭建了遮雨棚,没有配套废气收集处理系统,酸雾直排,恶臭明显。

华烁科技污水站臭气收集引风管道脱落断开

高浓度废水电解处理设施无废气收集处理设施

人福药业生产环节废气“半收半排”。湖北葛店人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自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期间群众投诉后,完善了部分废气治理措施,对污水处理站进行了加盖,对污水处理站厌氧系统、废气处理系统进行了升级改造。但生产环节的废气没有完全收集,废气仍属于“半收半排”,无组织排放严重。合成车间仅部分反应釜建成废气收集处理设施,车间废气没有收集处理;精制车间虽建成废气收集装置,但没有除臭工艺,简单除尘后直接外排。现场督察时,合成车间停产超过半个月,但仍有刺激性气味;精制车间正在生产,恶臭十分明显。

三、原因分析

督察认为,葛店开发区管委会未严格履行监管职责,对中央环保督察交办的信访案件虽然进行了办理,但对企业整改要求不细不实,整改验收流于形式,导致企业既没有彻底完善治污设施,也没有真正加强环境管理,多家医药、化工企业臭气扰民问题依旧,群众反映强烈。

鄂州市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对中央环保督察交办信访案件重视不够,层层转办、层层上报、督而不办、办而不实;对大量投诉举报视而不见,漠视群众诉求,导致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督察组将根据“回头看”有关要求,进一步核实情况,查清问题,对涉及失职失责的,将依法依规查处到位。

11月4日至8日,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安庆市江豚自然保护区进行了现场检查。通过对保护区历次调整情况进行分析,并经现场核实发现,安庆市政府随意调整保护区范围和功能区划,导致保护区生态功能日益衰退,严重威胁江豚生境。

一、基本情况

江豚被称为“水中大熊猫”,是长江生态系统的指示性物种,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极危物种,属于极度濒危物种。根据原农业部组织的调查和科考资料,安庆长江段因其独特的地理水文环境,是长江干流江豚密度最大江段之一,成为江豚最重要的栖息地和保护地。2007年,安庆市成立市级江豚自然保护区,覆盖安庆市域长江干流,全长243公里,总面积806平方公里。

国家一直高度重视江豚保护,特别是十八大以来印发一系列政策文件。2014年9月,原农业部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长江江豚保护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长江江豚按照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保护要求,实施最严格的保护和管理措施。”2016年12月,原农业部发布《长江江豚拯救行动计划》,明确“利用未来宝贵的10年,全方位推进和加强长江及两湖生态环境修复及物种资源恢复,迅速遏制长江江豚种群数量快速下降的趋势。”2018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的意见》,明确“实施以中华鲟、长江鲟、长江江豚为代表的珍稀濒危水生生物抢救性保护行动”,“加强长江江豚栖息地保护”。

针对自然保护区工作,安徽省中央环保督察整改方案中明确“坚决清理生态功能区违法违规建设项目。深刻汲取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教训,切实引以为戒,举一反三。”

二、主要问题

对照国家江豚保护要求和安徽省整改方案内容,安庆市江豚保护工作问题突出。

频繁违规调整自然保护区。

2015年11月,2016年12月和2017年6月,安庆市政府在短短一年半时间里,三次发文调整安庆市江豚自然保护区范围和功能区划,且均未正式经上级部门批准。其中,2015年的调整,将保护区总面积从806平方公里调减为552平方公里,干流长度从243公里调减为152公里。安庆市政府的做法,违反了国务院《关于做好自然保护区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自然保护区自批准建立或调整之日起,原则上五年内不得进行调整”,以及“地方级自然保护区的调整由其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审批,并报环境保护部和相关部门备案”的要求。

保护功能不断“瘦身降级”。

保护区面积被瘦身。在2015年调整中,安庆市将包括铜铁板洲核心区在内的91公里江段整体调出保护区,导致约50头江豚失去“庇护”。在2017年调整中,安庆市将双河口段、沙漠洲段、五里庙段、长丰段等四个区域共2.66平方公里范围调出保护区,为安庆港中心港区建设“让路”。

江豚栖息地被蚕食。督察发现,安庆市通过分步调整、不断蚕食的方式侵占江豚栖息地。根据科考调查,皖河口和沙漠洲区域是江豚觅食活动场所,该区域在2016年由缓冲区调整为实验区,2017年还被调出保护区。现场检查发现,皖河口至沙漠洲短短两公里长江岸线,已建成包括安庆石化危化品码头在内的大小10余座码头泊位。皖河农场区域的清节洲洲头和漳湖闸为江豚重要栖息地,该区域2015年从缓冲区调整为实验区,其中大部分在2017年又被调出保护区,用于安庆港中心港区建设。

保护区为发展让路。宿松县新坝至套口江段在2015年之前为保护区核心区,2015年调整为缓冲区,2016年又降为实验区。安庆市提供的功能区划调整报告称该区域已无江豚活动迹象,但保护区综合考察报告显示,该江段在2016年仍有江豚活动。现场检查发现,该区域岸线紧邻宿松县临江产业园,建有多家皮革和化工企业,设在保护区的园区排污口至今未审批,持续威胁江豚生境。

现有保护区内仍有大量违规项目。

原环境保护部在安庆港中心港区规划环评审查意见中明确要求:“严守区域生态保护红线,涉及法定保护区域的码头、泊位和锚地等规划内容应依法取消,区域内已建与法律不符的项目,应限期整改加快完成清理整治。”但督察发现,调整后的保护区内仅安庆岸线就有25个生产码头泊位、2个水上加油站以及3个锚地。其中,海口码头、江海砂石码头和杨家套水上加油站位于保护区缓冲区,3个锚地均位于江豚活动频繁的水域,对江豚生存造成直接威胁。另外,保护区还设置有18个直排长江干流的排污口,其中4个未经审批。

图1:安庆市江豚自然保护区缓冲区存在水上加油站

图2:安庆市江豚自然保护区缓冲区存在生产码头

国务院办公厅《意见》要求“到2020年,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实现常年禁捕”,截至目前,安庆仅完成6艘渔船退出,尚有492艘渔船待退出,工作进度严重滞后。根据相关科研资料,近年来安庆部分江豚抚育或觅食区域消失,种群有呈碎片化趋势,江豚生存环境堪忧。

三、原因分析

安徽省有关部门和安庆市政府对长江生态系统保护重视不够,责任缺失。

省农委长期以来对江豚保护工作没有统筹协调,对国家相关江豚保护文件一转了之,对地方江豚保护工作缺乏有力的监督和支持。2015年安庆市江豚自然保护区调整批复文件曾抄送省农委和省环保厅。省农委收文后就不了了之,对保护区大幅缩减听之任之。省环保厅对安庆市江豚自然保护区缺乏有效监管,未将安庆市江豚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划入生态保护红线。

安庆市政府未按安庆港中心港区规划环评审查意见要求避让江豚自然保护区,反而以调整保护区来为港区开发让路。安庆市农委提供的保护区功能区划数据前后矛盾,对保护区内存在的违法违规项目不敢动真碰硬,甚至将保护区违规调整的责任推给评审专家。

对此,督察组表示,将进一步调查核实情况,对存在失职失责的,将坚持要求地方查处到位。

本文由betway发布于能源节能,转载请注明出处:生态环境部通报:鄂州葛店开发区敷衍整改,安庆江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